logo
Navigation
Views: 1551 | Replies:2
时事求事 | (访谈第二集)关注2016美国大选-亚裔共和党的主张
By Asian.GOP   Organization: National Committee of Asian American Republicans
OP 07/13/2016

李忠刚先生(右)畅谈大选格局

 

近日,美国亚裔共和党全国委员会(National Committee of Asian American Republicans, Asian.GOP)执行主任李忠刚先生(Cliff Li),应邀现身华府网与ACM联合制作的时事访谈节目现场,与主持人畅谈当下美国大选格局。以下是访谈具体内容(点击观看访谈视频):

 

前期回顾访谈第一集

 

接上——

 

主持人:就穆斯林问题来讲,实际上它有问题的另一面。因为川普他提到穆斯林,他的说法是不允许穆斯林入境。如果我们不局限于这个问题,我们也看到他还提到在墨西哥的国境边界上要修围墙,另外在H1b签证上他也说如果他当选的话,有可能要缩减H1b. 这些问题实际上都是联系在一起的,涉及到移民、文化的多元性,甚至涉及到美国民主的民主主义。这些问题糅合到一起背景很复杂,给我的感觉就是川普他在这些问题的态度上比较极端。所以有很多人表示他这种态度是违背美国的一些核心价值的。比如说,美国社会本来就是个移民国家,也强调文化的多元性,而川普反其道而行之。在这个问题上,从你的价值立场,你如何看待川普的这种态度?

 

李忠刚(李):是这样的jeff, 你刚才提到的三件都是很重要的事情,这三件有它的共性,但是非常不一样,这个必须要分开来看。共性就是怎么看川普这个人说话。川普和hillary不一样,传统来说他是一个商人,他是一个敢说敢做,很有色彩的一个人。他不是一个policy person,不是一个搞具体的运作政策条文的一个人。所以川普这个人,大家千万要注意,很容易被人误解。当然我不是为了要维护他,在很多policy上,我跟他有不同观点。但是他确实很容易被人误解。

 

比如说,你刚才说的禁止穆斯林入境的事情,如果你仔细听一下他说的话,他并不是要禁止所有的穆斯林入境,他一直在说要暂时停止穆斯林入境。停止什么样的穆斯林呢?就是如果美国的国土安全局和移民局没有办法知道进来的这个穆斯林的背景,搞不清这个人是不是跟恐怖组织有什么关系的时候不能让他入境。我非常同意这一点。如果是像有些友好穆斯林,比如说像约旦、土耳其、印度尼西亚这些国家,相对来说比较温和,其实他们占穆斯林人口的大多数,特别是他们的外交人员,我们知道他们的背景,他们完全不受川普说的这件事情的影响。所以我希望大家再去读一读川普的话,他讲话很有热情,他不是一个讲话很严密的人,他不是lawer,不是像hillary这样的人,所以听他讲话应该听一个方向,不要听得太具体。如果trump成为总统,会有很多共和党甚至民主党的很有施政经验的人来帮助他,也有国会帮助他,所以他只要能够把握住比较好的方向就足够了。

 

主持人:这是你的一种解释,或者说你是站在他的立场上帮他解释。但是我想问一个相关的问题,就是H1b. 这个问题我们作为第一代中国移民是非常关心的。trump的做法是要缩减H1b(名额)。你觉得你可以如何去解释呢?

 

李:你说的H1b就是我不太认同川普立场的一个地方。但是两点:第一个,我自己过去就是经过H1b过来的学生。所以我本人也包括Asian.GOP的platform上,我们是支持,特别是支持Stem H1b的名额不是消减而是增加。所以相对来说,我们更支持Marco Rubio在H1B上的立场。他的立场是希望能够三倍增加H1b的名额。我觉得美国非常需要stem的人才,为了保持美国长久的竞争性,这是个非常好的policy。

 

我确实看到川普在他的platform里面提到H1B需要好好地用放大镜看一看。我是这样看的,第一,我反对这种立场,第二,我也并不是太担心。为什么?从我对美国大选政治的理解来说,往往能看到有个现象,就是政治家往往在大选前会讲中国很多“坏话”。因为在美国这么多年的宣传和文化当中,把中国看成一个假想敌,可能是为了利用选民的心理,所以更激起这个(H1b消减)。这也是我们以后作为Asian.GOP, 作为亚裔组织应该慢慢的帮助主流社会去了解这些方面。所以我觉得特别像H1b这些涉及对中国政策的事情,有一定的政治性,更多是侧重于选战,这是一个共同规律。我觉得Donald Trump是商业出身,我相信他在仔细阅读H1B对美国商业科技的发展(推动)之后,他将会采取怎么样的具体措施还很难说,这方面我们觉得还是很乐观的。

 

主持人:我想你的态度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既表明了你作为共和党的立场,也帮川普做了一定的解释,这个我很理解。现在我们谈一个很敏感的问题,对我们很多在美的华裔,还有大洋彼岸的中国人也非常关心的问题——就是他对中国的态度。周二他在宾夕法尼亚州发表演讲,在这个演讲当中他攻击了全球贸易,他提到了中国。他说如果他当选的话,会给中国贴上“货币超重”的标签,甚至要对中国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说实话,我当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感到非常惊讶。在一个月之前,他发表了一个关于外交政策的长篇演讲,他完全不是这么说的,现在他转而采取了这种态度。你能从你的立场来谈一下你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吗?

 

李:大选年在中国的问题上总是很有争议性,刚才你说对中国的态度,实际上应该分为几个不同的方面,往往大家讲中国的事情,我觉得应该说,比较3个方面,讲的比较多的是2个,一个是经济,一个是国际政治;当然另外一个就是文化。往往你会看到,文化这方面呢,特别我们亚裔会比较在乎,曾经过去有过一些美国大选的候选人,走的太极端,会去攻击亚裔的文化,攻击华裔的文化。我记得90年代初有一位候选人曾经在CNN上说了一句话,他说“我们要在军事上非常强势,我们不仅要给中国那边颜色看看”,他甚至用了一句话叫“把他们俘虏到我们的军舰上来,容许他们带筷子”。我就觉得讲这句话呢,就缺乏文化上的sensitivity。你可以去做国际政治,因为当时还有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早期的斗争,那个时候苏联刚刚垮了也没有太久,这可以理解。但是没有那种文化的sensitivity,你不要忘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在用筷子,如果拿这个去取笑别人,应该说是一个政治家不成熟的一个方面。

 

所以当时我听到这句话之后,对共和党是非常反感。所以我也希望我们Asian.GOP,能够帮助共和党增加在文化上的敏感性,没有必要在不知不觉当中去得罪人,何必呢。我实际上是把跟中国的关系里面,先把文化这点提出来。在这么长的20年之后,我很高兴看到,候选人已经明确的能够划分出文化和政治上的区别,说明美国的大选也是在进步。

 

第二点,说到经济方面,你刚才说到H1B、 currency manipulation这方面,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候选人川普先生跟香港那边是做过一些生意的,而且在business上也很有sense. 他提到的这个currency manipulation,是这样,川普本人是一个很会把复杂问题简单说的人,他这样说更多的是要达到政治目的,其实currency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一个经济问题。中国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相混合的经济体,自然而然对它的currency不是那种自然的市场管理。另一方面我们也要看到一点,当时在经济危机的时候,特别是那些小国,像马来西亚、泰国,就是因为经济过于流通,受到国际大鳄的狙击,所以给他们当时的经济带来很大的影响,失去了很多的财富,辛辛苦苦出口赚了很多currency都被别人拿走了。所以从这点上来讲,更让远东的国家加强了国家必须干预货币流通的制度,这个既有他的制度的根源,也有他自己的需要,因为毕竟他不是美国这种成熟的资本主义经济体。所以我觉得川普拿这个说事,很大程度上也是大选政治的需要,我相信川普成为总统之后,在和很多的经济方面的专家商榷之后,他会采取什么样的经济措施,来真正的和中国negotiate,探讨怎么来做新的贸易规定和合同。

 

现在对川普和hillary很不一样的地方是,对川普我们都不太知道,更多的是依据他怎么说,而且他说的也会不断在policy上做调整,特别在trade这个事情上,有机会我专门要讲一下。对川普我们还是有信心的,具体应该怎么做他应该知道,因为川普自己写了本书《The Art of the Deal》,他应该知道怎么去做一个双赢而避免双输的经济措施。

 

主持人:所以你在回答问题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就是说,对川普我们还不是很了解,他说的话有可能不当真,对这样一个候选人你仍然是有信心的,对吧?

 

李:这个我有不同意见,我稍微打断一下。为什么我刚才说很多的共和党人包括有一部分的民主党人,未必对川普那么有信心呢?很大程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政治新人,他没有做过政治,因为你搞不清楚他的政治立场。实际上川普是一个政治老人,你如果看他年轻的时候,可能30多岁,youtube上也有他的录像,他在对政治理解各个方面,在大方向上是相对一致的,我是说在经济上的想法,和对移民各个方面的想法,和对muslim这些想法是相对一致的。但是他有些方面不一致,在慢慢改变。是什么呢?是对这个social的liberaty 方面,就是同性恋,诸如此类。这点是很对的,因为几十年来这个国家也在改变,对吧?所以我们知道他在大方向上是一致的,但是具体的policy我们并不是很确定。所以你刚才讲“我们大家都不太知道”,其实我们是比较知道他的大方向,但是对具体的很多东西我们并不是太担心。

 

主持人:关于你对川普的看法,我们暂且先搁置。现在我想提一个关于你自己的问题,因为刚才连续提到了两个问题都与中国相关,一个是H1B,一个是中美贸易。实际上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对这些话题会自然而然的比较反感。刚才你基于自己的立场一直在帮川普解释,那么从内心深处,你觉得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还是美国人?

 

李:Wow,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能不能在回答之前,就刚才川普关于中美贸易和跟中国有关的政治议题先做个阐述?

 

主持人:没问题。

 

李:ok,刚才说到经济方面有两点,一点是货币;还有一点是贸易。在贸易上,我们Asian.GOP跟川普在大方向上有区别,跟共和党的主流思想是一致的:我们倡导free trade and be fair. 但是不要走极端:free trade不fair,那是不对的;不以free trade为导向的经济政策,也会让我们国家走下坡路。这么多年来基于自由贸易,美国一直都是最大的受益者。

 

现在有一个很有趣的趋势,自由贸易的立场,向来都不是严格的左右之分。相对来说,左派比较支持工会,保护工人利益;右派支持企业利益。作为共和党人,我们不想孤立企业和工人的利益,企业和工人的利益首先应该是互惠的,其次才是互相矛盾的。如果一个企业倒闭了,不管是工方还是资方,对大家都是不利的。对共和党来说,是既支持企业利益,也支持企业里工人的利益,这是我们的理念价值观。

 

在这里也要和大家交流一下,虽然我们Asian.GOP是共和党大家庭的一员,但是并不支持共和党内很多当权者的做法,我们希望走的更多是“草根政治”。我们看到共和党内部很多当权派在进行政治操作时,过于受到特殊利益的影响,未必代表了很多支持他们的选民。所以我们一定要区别开共和党的理念和具体操作。我们认为共和党的理念和方向是对的,但是一定要从内部做出大的改革。

 

关于trade,民调显示在民主党这边,几乎一半支持一般反对;共和党这边也是越来越多的人反对。虽然共和党的传统理念是支持自由贸易,但是现在共和党的很多草根,对这一方面很不感冒。最近20年来,自NAFTA签订之后,美国的制造业产出一直在增加,但是国内蓝领的工作岗位反而在减少,我认为主要是由两个因素引起的:一个重要的因素是automation,越来越多的工作会被它们替代。这种现象虽然是技术发展的必然趋势,但是对于那些失去工作的人来说,心理打击是很大的。这时候他们会开始责备:这一切是不是由国际贸易带来的?是不是由automation带来的?我觉得最关键的两点应该是:一方面在于美国政府的税收太高,应该降低税收提升企业和个人的竞争力;另一方面,政府在帮助工人提升技能方面做的太少,政府应该激励企业培训自己的工人,让工人的技能与时俱进。同时,我们的蓝领工人也应该主动适应技术的进步,主动去提升自己的技能,这一点也很重要。

 

回到川普议题,他最近有两个讲话,在trade议题上,之前貌似他是反对的;但是就在前两天川普又澄清自己支持free trade,只是更多强调的是fair trade。所以对于川普这个人,怎么理解他说的话是一个问题,他不是一个典型的政客。

 

下期内容访谈第三集

0 0
1#
07/13/2016

非常赞同李忠刚先生关于川普的看法。说一说我的理解:众多选民支持川普并不是喜欢川普的极端言论,而是支持他言论背后的政治立场。美国现在左倾太久了,是时候该向右偏一点了。至于有人担心川普上台后会施行极端主义政策,这只能是杞人忧天。美国不是一个人的美国,他背后的运转有着错综复杂的决策制衡机制。执政团体在上台后会贯彻他们在竞选时的执政纲领(这是他们能够上台的基础),但走向极端的可能性很小,毕竟是民主国家。极端言论在我看来只是一个竞选策略而已。

2#
07/13/2016
Quote:Madge

非常赞同李忠刚先生关于川普的看法。说一说我的理解:众多选民支持川普并不是喜欢川普的极端言论,而是支持他言论背后的政治立场。美国现在左倾太久了,是时候该向右偏一点了。至于有人担心川普上台后会施行极端主义政策,这只能是杞人忧天。美国不是一个人的美国,他背后的运转有着错综复杂的决策制衡机制。执政团体在上台后会贯彻他们在竞选时的执政纲领(这是他们能够上台的基础),但走向极端的可能性很小,毕竟是民主国家。极端言论在我看来只是一个竞选策略而已。

是的,美国大多人对当前社会状况积压的不满已经很久了。川普某些极端言论正好让他们的情绪得以宣泄。川普上台后会组建内阁,相信他的幕僚们不会让他乱来的。

 Share with WeChat
Open your WeChat,Scan QR Code,and then click the share button in the top right corner of your sc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