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Navigation
Views: 2809 | Replies:5
时事求是 | (访谈第一集)关注2016美国大选—亚裔共和党的主张
Organization: National Committee of Asian American Republicans
OP 07/09/2016

李忠刚先生(右)畅谈大选格局

 

近日,美国亚裔共和党全国委员会(National Committee of Asian American Republicans, Asian.GOP)执行主任李忠刚先生(Cliff Li),应邀现身华府网与ACM联合制作的时事访谈节目现场,与主持人畅谈当下美国大选格局。期间,李忠刚介绍了新成立的“美国亚裔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并就亚裔共和党人的价值观、总统候选人的理念差异阐述了自己的看法和立场。在谈及共和党内部对Trump问题所存在的争议时,李忠刚先生将共和党内部划分为4个派别,剥丝抽茧、侃侃而谈,观点独到新颖,在华人群体中引起热议。以下是访谈具体内容(点击观看访谈视频):

 

主持人:今天我们继续美国大选的话题,我们今天的主题是“亚裔共和党谈大选格局”。今天我们很荣幸地请到了美国亚裔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执行主任李忠刚先生。

 

李忠刚(李):今年的大选确实是很重要的一次大选,也是很有趣的一次大选,在美国政治史上都会是很浓重的一笔。我们美国亚裔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简称Asian.GOP),虽然还是很年轻的组织,但是我们很热情和向上,很有潜力,希望我们这个组织在美国大选之年能给大家带来和阐述美国共和党价值观和亚裔价值观的比较,给大家提供更好的选择。

 

主持人:首先,您能给我们具体介绍一下美国共和党价值观和亚裔价值观的相近之处吗?

 

李:20年前,亚裔在George H.W. Bush和Bill Clinton 竞选的时候更多投的共和党,到上次奥巴马选举的时候73%左右的亚裔投给了民主党 。亚裔76%左右不是出生在美国,是来自世界各地。新移民刚到美国,可能认为民主党更代表移民的利益,实际上如果看亚裔的价值观,比如家庭理念、努力工作、依靠自己、教育等等方面,发现我们和很多其他少数族裔,有不同的价值观。

 

比如说亚裔的非婚生的小孩只有10% ,美国白人在30%左右, 拉丁裔50% ,黑人70% 。不是想说哪个族裔好与坏,我是想说每个族裔有不同的挑战。我们的挑战是收入天花板,我们亚裔的收入相对白人较高,很多属于middle 和up middle class,有很多亚裔处在全国前20%-30%的收入水平,但在全国收入水平前1%的人口中亚裔人数远远低于亚裔6%的人口水平。 这是我们的挑战,但是其他少数族裔有他们的挑战,我们应该互相帮助,但如果把所有的族裔放在一起,用某一个党代表过于简单。这就是我们亚裔共和党要做的,寻找一个政党,寻找不同的思想来更好的代表我们的理念,进一步引领亚裔为国家做贡献。

 

主持人:也就是说您要做的就是试图建立起共和党和亚裔群体在价值观上的链接。 那您为什么是共和党?

 

李:刚到美国时我是“自我党” ,这一点和很多新移民是一样的,因为刚到美国为了工作生活,站稳脚跟,只关心自己的生活。通过我们第一代移民的辛勤努力和过硬的技能,我们的生活得到了改善。 逐渐意识到公民意识,比如交的税是不是花的有效,是不是按照民主的方式。后来在有政治意识以后,开始倾向民主党,因为觉得他们亲近移民,更多元化。有些理念比如Bill Clinton时期的“Do not ask, Do not tell”他们主张宽容对待军队里的同性恋现象。还有Bill Clinton时期民主党理念相对比较中立,比如在福利方面。 随着时间的推移,阅历的增加,我开始产生疑问。在大约10几年前,开始意识到共和党的理念对国家的长期稳定、发展起到关键作用。 我现在是坚定的共和党人,是共和党的价值派,坚持他们的理念。共和党有很多党派,比如Tea Party,我是Jack Camp Republican。

 

主持人:共和党内对Trump的观点比较复杂,您如何看待Trump在大选中的表现?


李:我以Jack Camp Republican的观点来谈这个问题。Jack Camp Republicans是比较积极自信的,讲究财务保守,又讲究同情心的共和党派别。除了在当年Goldwater时期有很纷乱的现象,很多年的大选都不是今年这样纷乱。 人们在Trump这个问题上有四个派别,第一种派别叫Trumpster,他们很崇拜Trump, 其中包括很多共和党老党员和非共和党党员。 Trump有很大的一个贡献,他促使了很多对政治没有兴趣的人、政党倾向不明显的人参加到政治活动中, Trump还吸引了很多传统民主党的蓝领阶层。 第四种叫“Never Trump”,非常反对Trump,其中有Bill Crystal和George Will,他们以前是共和党的基石,现在甚至去支持Hillary Clinton。 第三类人不是Never Trump,但也不喜欢Trump的一些理念和说话方式,同时他们也不会去支持Hillary Clinton。这些人让我们在大选中比较担心,因为并不知道有多少人。我是第二种人,叫做ABC(Anyone But Clinton),因为Clinton的理念和方向对国家很有害,我们要阻止她当选。

 

主持人:所以您并不喜欢Trump,只是没有其他选择才选择他?

 

李:严格说来我并不是不喜欢Trump,只是觉得他不是共和党内最好的选择。我也不认同他的说话方式和某些理念。

 

主持人:您提到绝对不是Clinton,能说一说您为什么不支持Clinton?

 

李:在这里我们要相对地对比Trump和Clinton的理念。Clinton是一个优秀的律师,很聪明,但她的理念不是现在美国需要的。比如在穆斯林这个问题上,我们并不诋毁伊斯兰宗教,也不认为大多数穆斯林是坏人。世界上有15亿穆斯林占世界人口的22%。但是我们并不支持民主党的“政治正确”,认为他与其他宗教一样。 伊斯兰是一个急需改革的宗教,它在很多理念上还停留在中世纪。比如有些穆斯林国家认为女性婚前出轨应该被处以石刑,在一些比较温和的伊斯兰国家妇女从事公职之前还要验处女等等。他们在很多看待人与世界的方面要远远落后于已经改革了很多年的基督教。我们不能掩盖这些不同,我们要改变这些问题,否则伊斯兰教就会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

 

如果1%的穆斯林是激进的,世界上就有1500万。他们的可怕之处就在于他们愿意复出生命来实现自己的理想。民主党没有看到这种危险性,Trump看到了这种危险性,尽管他的措施是不对的,但是他能够避免极端的事情发生。现在巴基斯坦等国家都有核武器,如果有激进分子拿到核武器,并在美国引爆,是非常危险和严重的。因此美国的领袖要能能力应对这种危险,不能因为他们是少数人就忽略这种危险,他们的危险是巨大的。现在Clinton和民主党已经在忽视这种危险,然而Trump和共和党尽管说话很过分,但是他看到了这种危险。他很有可能帮助美国对付这种终极挑战。

 

后续访谈第二集 | 第三集

4 0
1#
07/09/2016

“人们在Trump这个问题上有四个派别,第一种派别叫Trumpster,他们很崇拜Trump, 其中包括很多共和党老党员和非共和党党员。 Trump有很大的一个贡献,他促使了很多对政治没有兴趣的人、政党倾向不明显的人参加到政治活动中, Trump还吸引了很多传统民主党的蓝领阶层。 第四种叫“Never Trump”,非常反对Trump,其中有Bill Crystal和George Will,他们以前是共和党的基石,现在甚至去支持Hillary Clinton。 第三类人不是Never Trump,但也不喜欢Trump的一些理念和说话方式,同时他们也不会去支持Hillary Clinton。这些人让我们在大选中比较担心,因为并不知道有多少人。我是第二种人,叫做ABC(Anyone But Clinton),因为Clinton的理念和方向对国家很有害,我们要阻止她当选。”——这样说来我是第三类。

2#
07/09/2016

统一李先生的看法,当前伊斯兰教及非法移民是个大问题,更别提本土的族群融合问题了!左派的文化多元论害人不浅呐!

3#
07/09/2016
Quote:Elmer

“人们在Trump这个问题上有四个派别,第一种派别叫Trumpster,他们很崇拜Trump, 其中包括很多共和党老党员和非共和党党员。 Trump有很大的一个贡献,他促使了很多对政治没有兴趣的人、政党倾向不明显的人参加到政治活动中, Trump还吸引了很多传统民主党的蓝领阶层。 第四种叫“Never Trump”,非常反对Trump,其中有Bill Crystal和George Will,他们以前是共和党的基石,现在甚至去支持Hillary Clinton。 第三类人不是Never Trump,但也不喜欢Trump的一些理念和说话方式,同时他们也不会去支持Hillary Clinton。这些人让我们在大选中比较担心,因为并不知道有多少人。我是第二种人,叫做ABC(Anyone But Clinton),因为Clinton的理念和方向对国家很有害,我们要阻止她当选。”——这样说来我是第三类。

记得李先生喊了个ABC的拉票口号:Anybody But Clinton!哈哈,强烈支持!

4#
07/09/2016

我是第三类型,总统不好选啊!

5#
07/10/2016

這個訪談的主客雙方 溫和典雅,款款而談,有理有據,把這二十多年美國華人由依賴外界到自力更生,進而要做國家和自己未來的主人的心路歷程說得明瞭簡單。一個有生氣的群體應該是逐漸成熟的,由民主黨的支持群體轉向共和黨的擁躉正說明華人群體的日漸成熟。遠離,拋棄那些 信口開河,以國家和他人利益作為自己購買選票的本錢的民主黨政客,從根本的價值觀的認同上去尋找同盟,正是我們大家都應該去思考,去行動的。這位客人是我見過的華人政治人物中的佼佼者,鼓勵!

 Share with WeChat
Open your WeChat,Scan QR Code,and then click the share button in the top right corner of your sc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