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Navigation
Views: 1684 | Replies:0
马耀邦:李文和间谍案与中国
By [加]马耀邦 林贤剑译 林小芳校 | 环球视野  
OP 02/09/2017

两则近期新闻:5月16日,天津大学教授张浩被美国警方诱捕,涉嫌窃取美国核心技术进行批捕,随后,相关部门以“经济间谍罪”起诉6名中国公民,指控他们窃取美国敏感的无线电频率滤波技术,帮助“中国的大学以及受政府控制的企业”。5月21日美国天普大学物理系主任、世界知名超导专家郗小星遭逮捕,21日出庭,美国司法部指控他向中国提供美国企业的超导技术“秘密”,以换取“名利双收的职位。


曾卷入所谓“中国核间谍案”的美国华裔科学家李文和(中)。资料图

李文和间谍案始于《纽约时报》1999年3月6日头版的头条新闻:“洛斯·阿拉莫斯的突破:美国说中国窃取核弹机密”。[1]

在这篇报道中,《纽约时报》记者杰夫·葛斯(Jeff Gerth)和詹姆斯·莱森 (James Risen)断言,由于从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窃取的核机密,中国成功地在新的核弹头上实现了突破。就像这两位记者向读者保证的那样,这个间谍案“跟罗森柏格夫妇间谍案一样严重”。罗森博格夫妇是美国人,被指控为苏联的间谍。在冷战期间,他们因为窃取美国的核机密而被审问、判刑和处死。[1].

这则关于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新闻使美国的媒体和政治陷入了癫狂状态——中国可能窃取了美国的核机密的指控始终是轰动性的新闻题材。美国有线电视网(CNN)的主播卢·多布斯(Lou Dobbs)称李文和案是“近50年来最令人惊恐的核间谍丑闻”。共和党参议员理查德·卢格(Richard Lugar)声称,这使美国处在“遭到中国弹道导弹袭击的更巨大的风险之中”。克林顿政府承受了巨大的政治压力,被要求证明它将会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并启动种族主义政治迫害的进程。[1]

在这则轰动性的新闻发表2天后,一位美籍华裔——李文和——遭到了逮捕。李文和,现年60岁,1963年从台湾获得机械工程学位后来到美国,并在1969年从德州农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然后作为核物理学家进入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核实验室,在“机密”核武器设计部门工作了20多年。

在受到联邦调查局3天的密集询问并被指控59项核机密处理不当后,李文和立即被实验室开除。他不准被保释,并且被单独囚禁,还要戴上手铐和脚镣。在接受询问期间,李文和常常受到死亡的威胁,被关押的小牢房没有窗户,灯是永远开着的,夜里也不会熄灭。[1]

阿尔伯克基律师南茜·霍兰德是李文和的辩护律师,经常前往狱中探望他。她回忆说:“牢门上有一个窥视孔,并且门外坐着一个人,对他进行监视和做记录”。“而且你必须明白:他们不仅监视他吃饭睡觉,而且监视他上卫生间。”她还补充说:“我以前的当事人中有谋杀犯、瘾君子以及花费联邦政府数百万美元的人——随你怎么称呼;但是,我从未遇到过有李文和这种遭遇的当事人。”[1]

法院的文件披露出联邦调查局曾经采用这样的询问方式来迫使李文和承认间谍活动:[1]

FBI: 你绝不会通过测谎仪测试,也不会过关。你也不会拥有一份工作。如果你被逮捕的话,你就不会退休……如果我在你为什么通不过那些测谎测试的问题上无法向华盛顿交差的话,我无法帮你。

李文和:是的,我知道。

FBI:我无法让你得到工作。我无法为你做任何事情,李文和。我无法阻止记者敲你的家门。我无法阻止记者给你的儿子打电话。我无法阻止有人对你的妻子进行测谎仪测试。我无法阻止有人前来敲你的家门,然后给你戴上手铐。

李文和:我不知道这件案子会如何处理。我是一个诚实的人,因而我告诉你的全是真话,但你却不相信我。我就是这样。

FBI:你想被载入历史吗?你是否像罗森博格夫妇一样一直到被送上电椅的那一天还声称自己是清白的?

李文和:我相信老天爷最后会做出公正的审判的。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一位联邦调查局探员“在这次讯问后过于烦乱,以致请了3个月病假,然后调出了联邦调查局圣塔菲办事处”。[1].[1]

在3月7日联邦调查局的讯问中甚至发生了更可怕的事情;当时,他受到了被送上电椅的死亡威胁。尽管讯问者这样对待他,李文和博士仍然能够在9个月的监禁时间里写了一本数学教科书和两篇科学论文。[1]

美国当局逮捕和不人道对待李文和的消息在美国的华裔群体中造成了巨大的骚动。恐惧加痛苦的幽灵与恐怖加迫害的氛围缠绕着那些雇有华人的国家实验室。令美籍华裔烦恼的是,李文和不仅被单独监禁,而且不准保释;同时,在没有经过应有的起诉程序的情况下,他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种族身份成为问题所在,尤其是在一位前能源部官员公开揭露说李文和由于华裔身份而成为调查对象的时候。美国的华裔并不相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李文和曾经把机密情报送给一位外国特工。同时,让他们焦虑的是,为了迫使李文和承认间谍活动,联邦调查局在测谎仪测试的结果上向他撒谎。美国华人精英组织“美国华裔百人委员会”副会长顾屏山(George Koo)说:“在李文和案中,美国政府的行为比它一贯批评的第三世界独裁者好不到哪里去——我再重复一次:好不到哪里去。”该委员会的目标之一是促进中美两国之间的建设性关系。顾屏山的这一声明概括了大多数美籍华裔的普遍感受。[1]

即使在李文和案之前,在加利福尼亚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的华裔学者提出了许多歧视诉讼,并且让各个国家实验室的许多华裔深感忧虑的是直接针对他们的仇视犯罪行为正在上升。克林顿政府还因为在对待中央情报局局长多伊奇(John M. Deutch)起诉案时的巨大差异而受到指责,后者也像李文和一样对机密信息处理不当。李文和间谍丑闻使所有华裔科学家受到了怀疑,尤其是那些在武器实验室工作的华裔科学家。许多华裔的反应是联合抵制在武器实验室中谋求工作。这可能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后果,因为美国向来依靠移民科学家来维持它在世界上的科技优势。对那些想在这些国家实验室谋求工作的人来说,对李文和的控告产生了一种明确的寒蝉效应。这将来或许会成为美国科学的最大损失。[1]

1999年12月,李文和受到59项核机密处理不当的指控,并且不准被保释。当2000年8月开始审判的时候,在被告辩护律师的质问下,联邦调查局的重要探员罗伯特·梅塞默尔(Robert Messemer)不得不承认,他做出了不利于李文和的伪证,从而误导了法官。前来法庭作证的前反间谍机构官员证实了种族锁定的做法,尤其是对李文和先生。前反间谍机构副主管查尔斯·华盛顿也发誓作证说:“根据我的经验和了解,我相信,楚洛克(Trulock)先生由于李文和博士的种族和民族出身而错误地指认了他。”[1].[1]

此外,提交给法官的证据表明,据说李文和所窃取的所谓机密材料最终都是已经公开的材料。美国政府不能够提出证据证明李文和下载了核导弹设计的“御宝”。由于意识到自己过去9个月里受到了误导,帕克(Paker)法官当庭释放了李文和,并且向他道歉:“李博士,我向你表示诚挚的歉意,因为你在监禁期间受到行政部门不公正的对待”和“蓄意的不必要的惩罚”。他说,他“感到难过和痛苦,因为我不知道行政部门做这一切的真正原因”。帕克法官继续以严厉的措辞批评“行政部门的最高决策者”,他说这些人“使整个美国以及每一个美国人蒙羞。”[1]

帕克法官或许不知道控告李文和的真正原因,但据美国律师协会的马尔蒂和卢克·哈肯所言,其中的真正原因是地缘政治上的:在中国成功地试验了它的新导弹系统之后不久,美国政府的许多官员惊讶地得知,中国的新导弹技术与美国的设计非常相似。一些官员立即断定,这必定是从美国“窃取的”。作为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惟一华裔,李文和被认为是传递机密的头号嫌疑人。不过,在科学界中,许多科学家认为,据说中国“窃取”的“超级武器”是一种过时的系统,而且中国对它从未有过兴趣。连前参议员卢德曼(Rudman)也不相信中国窃取了美国的技术,就像他对《华盛顿邮报》所说的那样:“我坚信,中国人所获得‘W-88’核弹头数据与任何间谍活动无关。”至于中国的新的小型化核弹头,卢德曼说:“他们是依靠自己研制出来的”。[1]

另一个真正的原因是美国的政治。共和党人克里斯多弗·考克斯和杰西·赫尔姆斯曾对克林顿政府进行了强烈的批评,并且喜欢打“中国牌”,以便继续调查克林顿总统1996年竞选的筹资活动以及他与华裔捐款人钟育瀚(Johnny Chung)之间的关系。这促使克林顿政府更加积极地起诉李文和,以便给人留下对中国态度强硬的印象。至少有一位美国参议员要求暂停对外科学交流和限制外国来访者。 “如果你已经使某人大出血,那么你首先要做的是止血,然后才会查看伤口。”参议员谢尔比说,“我们尚未止住我们实验室的大出血”。不难看出,由于族裔问题,华裔科学家可能面临越来越多的种族歧视、偏见和其他困难。[1]

李文和的顺利释放给《纽约时报》这家美国最受尊重的媒体带来了一种惊人的难堪乃至耻辱。正是《纽约时报》在没有任何实质性证据的情况下发动了对李文和的指控。它的记者接受了国会考克斯委员会所披露的“真相”,断言李文和的背叛危及了“数千万人的生命”,从而煽动了一种歇斯底里的反华情绪。《纽约时报》的报道成为破坏一位无辜华裔及其家人生活的帮凶,并且使整个华裔群体——尤其是那些在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和利文莫尔国家实验室工作的华裔科学家——受到了极端的怀疑。《纽约时报》的社论也同样难逃其咎,因为它们经常使用煽动性的评论,例如,“美国最好把最敏感的国防机密扔到宾夕法尼亚大道上,任由中国的间谍挑选。”而且,正是《纽约时报》曾经严厉地批评克林顿政府的不作为,并且在没有任何犯罪证据的情况下奋力争取对李文和的起诉行动。然而,《纽约时报》仍然在社论中为它的新闻诚信辩护。[1]

对那些熟悉《纽约时报》中国报道的读者来说,这实际上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这家报纸总是带着偏见地夸大每一件新闻事件。对《纽约时报》来说,中国取得的每一项技术进步都是偷来的,因为中国的科学家不能够进行任何原创性的研究,尽管中国培训的工程师是美国的6倍,并且美国的大部分科学实验室常常招聘华人。《纽约时报》的记者们忘记了,40多年来,中国发展并维持了它自己的核计划。

帕克法官指责政府官员滥用了行政权力,从而“使整个美国蒙羞”,而且克林顿总统也批评自己的官员粗暴地对待李文和先生。即使在这之后,联邦调查局局长路易斯·费里(Louis Freeh)和司法部长珍妮特·雷诺也没有任何的自责和悔悟。雷诺甚至以国家安全的名义为这些对李文和的严厉措施辩护,而费里则坚称,李文和实际上负有59项罪名,并且这件案子本来在法庭上获得了胜利。[1]

对李文和的控告掀开了如下丑行的新篇章:种族主义政治迫害;种族偏见;错误起诉;美国最受尊重的报纸把异端邪说作为证据加以接受;政府官员作伪证;政府为达到政治目的向媒体披露秘密;行政部门滥用权力。这提醒我们注意到,麦卡锡主义已经回来。美国竟然会发生这一切是一种耻辱。

注释:

[1] Risen, James and Jeff Gerth, “Breach at Los Alamos: A Special Report;ChinaStole Nuclear Secrets for Bombs,U.S.Aides Say”, New York Times, March 6, 1999.

[1] Ibid.

[1] Grey, Barry: “New York Times and the Case of Wen Ho Lee”, World Socialist Web Site September 29, 2000.

[1] Stowers, Erik: “Anatomy of a Scandal” Spring 2002, Pressing Times.

[1] Purdy, M.: “The Making of a Suspect: The case of Wen Ho Lee” February.

[1] Scheer, Robert: “How the New York Times Convicted Won Ho Lee” October 23, 2000, The Nation.

[1] Scheer, Robert: “Wen Ho Lee Case”, February 12, 2001, Working for Change.

[1] Lee, Wen Ho: “My Country Versus Me”.

[1] The World Socialist Web Site: “The scapegoating of Wen Ho Lee”, September 15, 200.

[1] Koo, George: “The Impact of the Won Ho Lee case on Asian American”, Committee of 100, October 13, 2000。

[1] Pacific News, January 4, 2000.

[1] National Science Board: “The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Workforce: Realizing America’s Potential”.

[1] Boehlert, Eric: “How New York Times help railroad Wen Ho Lee”, September  21, 2000, Salon.

[1] Declaration of Charles Washington.

[1] CI Center: Judge Parker’s Statement, September  13, 2000.

[1] Washingtonpost.com May 7, 2001.

[1] OnLine News Hour: September 26, 2000.

[1] Cockburn A: “Why won’t The Times apologize?” 2000 Creators Syndicate.

[1] Testimony of Attorney General on Wen Ho Lee Case September 26, 2000. 

 

来源:http://www.globalview.cn/m/show.php?classid=15&id=4211

0 0
 Share with WeChat
Open your WeChat,Scan QR Code,and then click the share button in the top right corner of your sc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