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Navigation
Views: 163 | Replies:0
特朗普本周再度评判伊核问题 伊朗称做好最坏打算
Tag: 特朗普
OP 01/11

关于伊核协议,特朗普政府再度面临抉择。

本周五(1月12日),特朗普政府计划将宣布是否放弃取消对伊朗能源领域的制裁。而伊朗方面则回应称,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从法律层面上,美国如要退出(伊核协议),其影响并不大,但其政治意义是非常重要。目前已不存在重新谈判的可能。”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西亚非洲研究中心副主任金良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

白宫与国会互相“踢皮球”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9日报道称,若美国放弃取消对伊制裁将会违反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JCPOA),并对该协议造成严重打击。

“如果美国不这么做(取消制裁)的话,这将是美国在伊核协议中的终结。”一名熟悉白宫的美国会议员表示。

11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国防部长马蒂斯、参谋长凯利和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将共同会见美国总统特朗普,讨论这一决定。

报道还称,一名白宫官员透露,这个决定有可能会推迟到下周初宣布。

3个月前的10月15日,特朗普宣布拒绝承认伊朗遵守其与六国签署的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JCPOA),并宣称该协议并不符合美国国家安全利益,将“皮球”踢给了美国国会。

按规定,国会有60天的时间来审议是否要恢复此前取消的对伊制裁。但美国国会并未就此得出结论,“皮球”又回到了特朗普脚下。

由于美国总统需每隔90天就伊朗履行核协议的情况向国会汇报,因此,特朗普政府需要在新一轮汇报(1月12日)时,对是否认定伊朗遵守核协议、是否放弃取消对伊制裁等作出决定。

由于此前特朗普已拒绝承认伊朗遵守核协议,此次他若改口,则让人感觉“打脸”,但若就此重启对伊朗的制裁,则背弃了美国签署伊核协议时许下的承诺,无异于宣布退出该协议。

“特朗普的决定,将考虑到美国国内博弈的因素,按目前形势判断,他(恢复制裁)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金良祥指出,“原因有三:第一,这是特朗普总统竞选时的承诺之一;第二,去年10月他在国会演讲期间已拒绝承认(伊朗遵守协议);第三、近期伊朗爆发的示威游行活动,也为其提供了一个借口。”

但是,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潜旭明向澎湃新闻记者指出,特朗普决策多变,其行动难以琢磨,“他可能会继续搁置制裁。”

如此,对伊制裁这个“皮球”还将在特朗普和国会之间来回传递。

伊朗将作何回应?

对于特朗普即将宣布的结果,伊朗方面回应称,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伊朗总统办公室副主任拉文提(Takht-e Ravanchi)9日接受伊朗国家通讯社(IRNA)采访时称,“无论在政治领域还是经济领域,我们都已做好了出现最糟糕情况的准备。”这名曾经参与伊核协议谈判的前外交官进而补充称,“伊朗不会成为第一个退出伊核全面协议的国家。只要我们能从该协议中收益,我们就会一直留在协议中。”

但就在本周一(8日),伊朗方面也曾威胁称若美国方面背弃伊核协议的承诺,伊朗也将重新考虑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 合作。此前,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总统鲁哈尼、外长扎里夫相继对此发出强硬表态。

“如果美国退出伊核协议,那么伊朗政府就将承受压力,需要关注其是否也会跟着退出。”金良祥指出,伊朗退出协议的标志,就是拒绝国际原子能机构对其核设施的核查,“但我认为伊朗退出的可能性不大。”

目前,国际原子能机构坚持认可伊朗履行了核协议的承诺。美国的欧洲盟友也屡次隔空呼吁特朗普不要退出协议,并承诺将继续遵守协议。

2012年,奥巴马政府发起对伊朗能源和金融的单边制裁,大大打击了伊朗与国际社会的经济交往。2015年7月,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正式达成,伊朗需要履行核不扩散义务,美国则承诺取消单边制裁。

随后一年多,伊朗被冻结的海外资产陆续解除、石油出口增长明显、欧洲订单纷至而来。2016年,伊朗的经济增长率为7.4%。

然而,在一系列大笔订单和亮眼经济数据的背后,伊朗民众的生活水平仍没有得到显著提升。去年12月28日开始连续数日爆发的反政府抗议示威活动,也正始于民众对政府提振经济的诉求。

“伊朗发生的大规模抗议会对特朗普的决策有一定的影响。”潜旭明补充道,如果特朗普执意重启制裁,则已在伊朗的外资将慑于制裁而从伊朗撤走,伊朗经济将进一步恶化,在此背景下,伊朗存在重启核武研究的可能性,“这是美国和国际社会不愿意看到的。”

0 0
 Share with WeChat
Open your WeChat,Scan QR Code,and then click the share button in the top right corner of your sc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