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Navigation
Views: 2469 | Replies:24
欧美自由派玩残自由世界 他们是摧毁自由世界的杀手!
OP 04/23/2016

前几天跟一个白人左派辩论,他鼓吹了一大堆自由派的先进性。 我就一句话把他堵回去: you liberals are destroying the free world! 记得那位白人自由派给我一个大问号,然后一个愤怒的符号。当时太晚了,没跟他细聊,都困了,睡了。

 

“Liberal”这个词在汉语中没有相应的准确的翻译。 其本意并非汉语中的“自由”,应该有点“激进”和“破旧立新”的意思,有时候又有点像撒娇。 自由世界的发展,在保守派的里根总统成功地打垮苏东波后达到了一个巅峰,随后就慢慢开始走下坡了。 如今的自由世界,从西方到东方,从北美到北欧,现在都面临一个十分严峻的共同威胁。 这个共同威胁既不是来自于北韩那样的流氓国家,也不光是来自恐怖主义,而是来自自由世界的内部,也就是自由世界的自由派。

 

谁都知道,当今世界上,伊斯兰恐怖主义正在对西方文明世界发动恐怖主义战争。 他们一开始只是在中东那里作乱。 后来他们炸毁了美国的世界贸易大厦,杀害了几千无辜的美国平民,终于引发了全球反恐战争。 自由世界的反恐战士打到了他们的家门口,砸烂了他们的坛坛罐罐。 多国部队的进攻使他们的领地越来越小。 他们在中东已经没有多少发展空间了,被剿灭是早晚的事。

 

但另一方面,在中东遭遇惨败的恐怖主义却在自由世界的大后方如鱼得水,柳暗花明。 这其中欧美自由派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 早在反恐战争开始之前,欧洲的穆斯林人口比例就越来越高。后来随着大批穆斯林难民的涌入,欧洲已经不知不觉地穆斯林化了。  欧洲早就有反穆斯林移民的呼声,但那里的强大的自由派通过了各项法律,让那些呛声化为乌有。“Eurabia” 是一个新词,其意思就是欧洲穆斯林化。 欧洲的穆斯林移民人口已达两千多万。 在法国,城市人口中有百分三十至四十为穆斯林。 荷兰鹿特丹穆斯林人口为百分之四十。 由于欧洲穆斯林移民的生育率远远高出于本地人(约为3.5),欧洲将来的人口比例已经不言自明了。 与此同时,穆斯林难民还在源源不断地流入欧洲,加速了欧洲穆斯林化。 如果这一趋势不现在就扭转,将来的欧洲不再是西方文明,自由世界不再自由,而将是伊斯兰教的统治。 今天在欧洲的一些地方,伊斯兰法正在一步步地取代那些国家的宪法。 穆斯林已经成为谁都不敢惹的最强悍的政治势力。

 

您也许要问我:穆斯林跟恐怖主义有什么关系?难道这两者可以划等号吗?为什么不可以接纳穆斯林难民呢? 难道他们也是恐怖主义?

 

我同意,并不是所有的穆斯林都是恐怖主义分子。 但今天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恐怖主义分子都是伊斯兰教徒,都是穆斯林,这是事实。 我也同意,二战那个时候,并不是所有的日本人民都是军国主义分子,都是杀人不咋眼的日本鬼子。 但在远东烧杀抢、强奸妇女、杀害大量的无辜平民的,确实大多是日本人。 即便在纳粹德国,也并非所有的的德国人都是纳粹,但欧洲杀人如麻的纳粹却绝大多数都是德国人。

 

您也许会说伊斯兰教不是一个国家,只是一个宗教。不能简单地把他们看作是敌对国。 但伊斯兰教是一个拥有完整的社会管理体系、生活方式和社会制度规定的没有传统边界的国家。 可兰经实际上是神权统治国家的非常完整的管理规定汇编,清真寺具有管理国家一切事物所需的政府功能,是流动的政教合一的神权国家。 伊斯兰国家的标志就是清真寺,伊斯兰教的最终目的就是控制一切土地,并成为社会的唯一统治者。 这不是秘密。每当伊斯兰信徒发展的人口达到一定规模,超过寄居地人口时,他们就会要求建国,并使伊斯兰教成为国教。由于伊斯兰教不承认政教分离,不允许在宗教政治领袖与信仰者之间有一个世俗政权统治。由于这种政教合一的性质,把伊斯兰教徒作为一个国家看待,这是十分准确的,伊斯兰教徒们并不会否认这一点。 ISIS就是一个典型的由伊斯兰教徒杀出来的伊斯兰国。

 

不幸的是,经历了十几年的反恐战争后,伊斯兰恐怖主义并没有被斩尽杀绝。 他们在自由世界的大后方越来越强大。这个时候,如果自由世界接收大量的伊斯兰难民,难道不是自杀性的行为吗?

 

所以,尽管二战时的日本人民和德国人民并非个个都是法西斯,但由于他们是敌对国的人民,反法西斯阵营不但没有必要同情他们、解救他们,而且要连同法西斯军队一起把他们消灭。火烧东京,对柏林的大轰炸,两颗原子弹,死亡者多半是敌对国的老百姓。那时候法西斯国家的老百姓也灾难深重,但是请问在二战中有没有任何一个交战国在战争还没有结束时就接纳敌对国家的难民的? 这样的事情在历史上发生过吗?没有!这个道理就是用脚后跟都能想出来的。

 

可是,为什么今天,在反恐战争还远没有结束的时候,欧美的自由派却在鼓吹接收大量的穆斯林难民呢?这是为什么?自由派的媒体上反复刊登那个被海水淹死的叙利亚儿童,但他们从来不刊登纽约、巴黎和比利时恐怖袭击现场的那些血淋淋的照片。 他们反复强调那些穆斯林难民的生活是多么悲惨,可是他们从来不提每次恐怖袭击后有多少穆斯林狂欢。 他们在帮谁?

 

我同意,在反恐战争结束,恐怖主义被彻底消灭后的某一天,例如2050年,也许可以有条件地接收一批穆斯林难民,但不是在今天,不是在这个时候。 因为战争还没有结束,因为我们是敌对国,因为我们需要安全!

 

我也同意,美国接纳中东的基督教难民,因为他们确实正在被伊斯兰教徒残酷地杀戮。 二战前以及二战开始不久,有几个国家,包括中国,也接收了一些犹太难民。 那些才是真正的难民,才值得去拯救。

 

可是自由派同意吗?他们的政党同意吗?如果他们的人当了总统,任何一个自由派总统会拒绝穆斯林难民吗?不会的!他们为什么对那些恐怖主义的亲朋好友们那样仁慈呢?

 

我明白自由派的好意,这就是他们想从穆斯林难民那里拿选票。而且当穆斯林人口高达一定的比例后,那些恐怖主义分子就不再需要小规模的搞恐怖主义了,因为那个时候自由世界已经是伊斯兰国,国家恐怖主义已经实现。 那时自由派也早已不存在了,早就被消灭了。 至于选票,只能在博物馆里找到了。

 

这个自由世界就是这样一点一点被自由派玩残的。 而且自由派还能做到恐怖主义分子做不到的事情: 这就是让自由世界的国家破产。

 

本拉登发动恐怖袭击、炸毁世界贸易中心后,美国政府花了约一万亿美元追杀那个恐怖主义组织。  奥巴马当总统后,反恐战争就渐渐收尾了。 但是美国的举债不但没有消停,反而飞奔起来。 奥巴马花了7年就把美国的外债翻了两翻。 如今美国男女老少,包括婴儿,人均负外国的债额是6万5千美元,而且这个额度还在飞速上升。 今日美国的财政支出越来越多地依赖借债,而支付利息在美国的联邦开销中的比重越来越大。  联邦开销的1%用于科技,3%用于教育,但却有6%是用于支付利息的,其数额是两万三千亿美元。 也就是说,去年一年中,美国人,不分男女老幼,每人偿付了7660 美元的国债利息。 为什么美国没有高铁? 为什么就连希拉里也说美国无法实现桑德斯老爷高喊的“免费上大学”呢? 没钱了!

 

以前在国内的时候,在党的教育下我总以为美帝的政府支出大部分都是军费。 甚至来到美国后我还是这么认为。 结果有一天我终于发现美国政府的最大开销原来是福利。 Welfare, Medicaid Foodstmp, public housing,  等等等等,这名目繁多的福利是掏空美国国库的最大功臣。 根据伯克利大学的一项统计,去年美国仅仅在welfare这一项的开销就是一万五千三百亿美元。  而去年美国既没有大萧条也没有大灾难,失业率在5%以下。  那些吃福利的人们为什么不去找工作上班呢? 靠别人的血汗钱养活自己,不觉得羞耻吗? 中国有一句俗话:救急不救贫。 在欧美可不是这个理儿。

 

美国的情况相比欧洲还算好的,欧洲的大锅饭和铁饭碗比美国更凶。即便如此,自由派还在鼓吹加税和借债。美国政府用于偿还利息的开销越来越大,总有一天美国连利息都无法偿还了。 这个时候美国正式宣布破产,美元崩溃,自由世界的经济彻底瘫痪,比大萧条还要可怕的经济灾难出现。 自由派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记得有一篇报道中说过,本拉登发动恐怖袭击时就想到过制造美国的经济危机,从经济上搞垮美国。 他在世时这个愿望没有实现,但他死后欧美的自由派们正在帮他一步步实现那个梦想,玩残欧美的经济。

 

自由世界的衰落,自由派功不可没啊!

 

比经济乌托邦更具危害的是自由派对人民政治思想的禁锢。 我在另一篇文章中说过,美国的“政治正确”如同紧箍咒那样限制美国人民言论自由,一旦有谁说错了几句话,触犯了“政治正确”,就面临被抵制、被炒鱿鱼、甚至被起诉的危险。  虽然这么做是违反美国宪法的,但却没人敢对此说不。 去年有个篮球大亨在跟他的黑人女友密谈中说了几句让黑人不开心的话,结果他的篮球队在巨大的压力下被迫给转让了。 这是凭什么啊! 由于不敢说,不敢想,自由世界正在变成一个不自由的世界。 说错话几乎就是犯罪。 啥世道啊!

 

什么是言论自由呢? 言论自由并不是只允许人们说好话,说正确的话,说大家喜欢听的话,而是允许人们说错话,说坏话,说反党的话、反动的话,甚至说反革命、反人民的话。  这个道理是很浅显的。 如果一个社会只有一个思想,一个主义,一个学派,一个主张,一个声音,那么这个社会就跟北韩那样的社会并无二致。  自由派会说,政治正确恰恰是为了保障人类社会的和谐发展而设立的语言和行为规范。错!不允许人们说错话,其结果就是人人都在说错话!

 

就拿我们中国几千年历史上最权威的儒家思想来说吧,其中心思想即使在今天还是有一些亮点的。一开始儒家思想受到打压和排挤,后来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学派的推崇,以至于汉代学者董仲舒向汉武帝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用儒家思想统一天下。而汉武帝又采纳了这一建议,把儒术推到了官方学说的高度。 虽然对于这一历史记载在学术上有分歧,但事实上两千多年来中国确实是以儒家思想为主导的。 儒家主张“礼治”和“德治”,也就是“仁治”,这也不是没有一定的道理的。 但自从“独尊儒术”后,儒术成为了中国思想意识形态的大哥大,独霸中国两千年,至今仍然在现实社会中影响着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生活,并及於法律等各个层面。 这是学术上的大倒退。 没有了百家争鸣,中国的思想文化渐渐成了死水一潭。  这种单一的思想模式,造就了政治法律文化——也就是专制。 中国的出路是依法治国,但这种“以仁为本”的儒家人治思想却在阻碍以制度、规则来约束人们的行为,造成百姓的法治观念先天不足。儒家思想是中国建立现代司法理念和法治社会的主要的思想障碍之一。

 

过去千年来,儒家思想是影响中国社会的继续发展,导致原来很先进的中国变得落后腐朽的主要原因。  无论多好的东西,只要“独尊”,必成祸害。  现在西方自由派倡导并已经通过法律强制执行的“政治正确”,这就如同中国曾经出现的“独尊儒术”以及罗马帝国把基督教立为国教一样荒唐。 当自由世界失去言论自由后,当百家争鸣销声匿迹后,西方自由世界必将走中国曾经走过的老路,衰落颓废。 这就是自由派玩残西方自由世界的又一个高招。

 

上面所列举的不过是自由派玩残自由世界的几个高招。 限于篇幅,他们还有更多的高招没有来得及介绍。 例如他们是如何把社会犯罪率一步步推高的,如何让自由世界的高科技成为残废的,如何让我们这些老实巴交的小族裔成为五等族裔的,等等等等。 欧美的自由派其实并不希望这个世界是自由的。 他们倡导大政府,主张劫富济贫,反对自由经济,实行言论控制,力主削减军费,对伊斯兰宗教极端主义示好,支持非法移民,建立福利社会,等等。 而这些与自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他们是摧毁自由世界的杀手。

0 0
1#
04/25/2016

你的文章逻辑混乱: 1 自由派和民主派混淆 2 政府行为和社会舆论混淆 3 法律强制和商业驱动混淆 4 宗教自由和政教分开混淆 5 对中东历史和美国政治概念不清 6 宣扬纳粹精神而不自知 7 对民主,人权等基本概念无知 你的文章吸引的也是同样思维混乱的一些人。判断完毕。。。

2#
04/25/2016

既然说了,就解释1和2吧

3#
04/25/2016

'看欧美的自由派是如何玩残自由世界的,自由派是摧毁自由世界的杀手! 前几天跟一个白人左派辩论,他鼓吹了一大堆自由派的先进性。 我就一句话把他堵回去: you liberals are destroying the free world!' -- 解滨 一开头,就笑了。 一定是把Liberal 和 Libertarian 搞反了。前者是民主派(左派),后者是自由派 (右派)。 难道这篇文章其实是反右派的?

4#
04/25/2016

'尽管二战时的日本人民和德国人民并非个个都是法西斯,但由于他们是敌对国的人民,反法西斯阵营不但没有必要同情他们、解救他们,而且要连同法西斯军队一起把他们消灭。 火烧东京,对柏林的大轰炸,两颗原子弹,死亡者多半是敌对国的老百姓。 那时候法西斯国家的老百姓也灾难深重,但是请问在二战中有没有任何一个交战国在战争还没有结束时就接纳敌对国家的难民的? 这样的事情在历史上发生过吗? 没有! 这个道理就是用脚后跟都能想出来的。'-- 解滨 这里体现出来的残忍是惊世骇俗的。企图把WWII的平民伤亡合理化,作为现在发起战争且不接受难民的理论基础。 WWII期间,包括德国在内的众多欧洲难民逃亡美国,韩战,越战也有难民被美国接受。看来'脚后跟'不仅无知,而且残忍自私。

5#
04/25/2016

'由于伊斯兰教不承认政教分离,不允许在宗教政治领袖与信仰者之间有一个世俗政权统治 。 由于这种政教合一的性质,把伊斯兰教徒作为一个国家看待,这是十分准确的,伊斯兰教徒们并不会否认这一点。 ISIS就是一个典型的由伊斯兰教徒杀出来的伊斯兰国。'--解滨 伊斯兰世界种族众多,Sunni 和Shia 为主。人口加起来超过中国。 把一个宗教或种族全部当做假想敌,是Fascism 主要的宣传手段。

6#
04/25/2016

'一旦有谁说错了几句话,触犯了“政治正确”,就面临被抵制、被炒鱿鱼、甚至被起诉的危险。 虽然这么做是违反美国宪法的,但却没人敢对此说不。 去年有个篮球大亨在跟他的黑人女友密谈中说了几句让黑人不开心的话,结果他的篮球队在巨大的压力下被迫给转让了。 这是凭什么啊! 由于不敢说,不敢想,自由世界正在变成一个不自由的世界。 说错话几乎就是犯罪。 啥世道啊!'-- 解滨 如果不是政府压制公民的言论,就不属于违宪的范畴。这里所指的应该是LA Laker's owner辱骂黑人所引发的事。这本身是商业利益驱动而被迫的行为,跟政府没有半毛关系。

7#
04/25/2016

谢谢批评! 我的原文是集中在一篇文章中发表在公共号上面的,易于传播和保留。 你的批评文字最好也找个公共号或博客集中刊登上去,这样便于更多的读者阅读,也可保留下来。 你知道,这个群里面的信息量大, 任何文字很快被后面的文字覆盖,很难让多人阅读。 谢谢考虑!

8#
04/25/2016

@柔道高手 第一个是利用词语的能指和所指的差异玩文字游戏,没意义;第二个批评合理,战争中一样应该有人性,防范恐怖风险可以是拒绝即刻,大量接收难民的理由,战争状态不是;第三个,在伊斯兰有真正的,偏向现代文明的宗教改革前,他是对的,你在无视现实;第四点,狡辩,政治正确扼杀言论自由本不限于政府,舆论等第四权也是帮凶。别忘了言论自由的本意,就是无论正确与否,皆有自由,倘若没有付诸行动而违法,不构成任何强制性的理由

9#
04/25/2016
Quote:柔道高手

'看欧美的自由派是如何玩残自由世界的,自由派是摧毁自由世界的杀手! 前几天跟一个白人左派辩论,他鼓吹了一大堆自由派的先进性。 我就一句话把他堵回去: you liberals are destroying the free world!' -- 解滨 一开头,就笑了。 一定是把Liberal 和 Libertarian 搞反了。前者是民主派(左派),后者是自由派 (右派)。 难道这篇文章其实是反右派的?

"You liberals are destroying the free world" ... What a vague and overly-generalized statement that is begging for ridicule. I can change the word "liberal" to "religion" and "conservative", and the statement still holds water in my opinion.

10#
04/25/2016

‘我就一句话把他堵回去: you liberals are destroying the free world!' -- 解滨 解滨的东东尽是一些空虚的口号,没有根据的极端结论,此为一例。如果有人用解滨的手法,说:我就一句话,你们右派都是大胖子,吃穷了这个世界,跟解滨就是一样的荒唐,武断。

 Share with WeChat
Open your WeChat,Scan QR Code,and then click the share button in the top right corner of your sc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