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Navigation
Views: 198 | Replies:0
【学界动态】方晋:“特朗普与亚洲”研讨会侧记
By 方晋  
Tag: 特朗普
OP 12/28/2016

作者:方晋,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本文来源:一带一路百人论坛

特朗普当选新一届的美国总统,这一事件已经让很多学者捉摸不透了,对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面对全球会采取什么样的政策更是学者们热议的话题。

近日,哈佛大学研究亚洲问题的各相关机构联合举办“特朗普与亚洲”研讨会,旨在探讨特朗普政府未来可能采取的亚洲政策。会议现场异常火爆,可以容纳数百人的阶梯教室座无虚席,走廊和过道都站满了人,甚至一位女士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宝宝来听会,充分反映出大家对这个问题的关心。

研讨会共四位发言嘉宾,分别是国际问题专家、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约瑟夫·奈教授,中国问题专家、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的傅高义教授,东南亚问题专家、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郭林恩(Lynn Kuok,音译)女士,朝鲜半岛问题专家、塔夫茨大学李晟允(Sung-Yoon Lee)教授,会议由哈佛大学日本问题专家苏珊·法尔(Susan Pharr)教授主持。

约瑟夫·奈教授首先发言。对于特朗普未来的亚洲政策,他认为很难判断,因为他在竞选中说的很多话是自相矛盾的,有些话说的非常极端,当选以后又向后退。奈教授说,美国战后的外交政策是建立在一系列同盟和制度基础上的,即所谓的“自由的国际秩序”,美国内部的争论仅限于是否应该在某些发展中国家进行武装干预,但对于这一秩序从来没有动摇过。而特朗普在竞选中质疑了这一秩序,认为盟友做的不够,应该更多地承担自身防卫义务。但奈教授认为,特朗普应该不会摒弃这一体制,和安倍的会面就是一个例证。美日同盟不仅在战略上符合美国利益,在经济上也是如此,因为在日本维持美军军事基地的成本要比在美国低,并且日本一直以来支付了大量的相关费用。

特朗普的中国政策很难预测,他在竞选中说了很多强硬的话,但如果真要在经济上制裁中国,也会给美国带来巨大损失。中国不是国际秩序的破坏者,过去多年来的事实证明,中美两国在多数问题上很好地管控了双边分歧。因此,过去克林顿时期制订的接触而不是遏制中国、塑造中国崛起的外部环境的做法是正确的。奈教授说,不要低估人们犯错的能力,如果中美之间出现类似当年南海撞机这样的意外事故的时候,他担心特朗普的脾气和品性能否有效地化解这样的危机。

傅高义教授认为,特朗普提名的国防部长是一个有经验、可靠和理性的人,也是一个在重要问题上可以劝阻特朗普的人,而提名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则是一个缺乏深度、容易相信阴谋论的人。特朗普与蔡英文的通话不是心血来潮,目前中国大陆的反应是相当温和与理性的,而这次通话的结果很可能给蔡英文带来麻烦。值得关注的是,特朗普可能会打台湾牌,这可能鼓励台湾为“独立”铤而走险。

对于中美关系的未来走势,傅高义教授提出三种可能情景。一、蹒跚前行。中美关系可能会面临一些困难,但仍然能维持现状。特朗普将逐步了解外交政策如何运作,有可能从目前的一些极端立场后退。此外美国的官僚体系、国内政治以及民主体制都有能力制约极端的政策出台。二、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国际体系的主要建设性力量。中国成立亚投行、倡导“一带一路”,这些都是例证。亚洲国家很可能不得不调整政策,加强与中国合作,目前菲律宾已经这样做了。三、矛盾激化。如果中国在南海问题、台湾问题、钓鱼岛问题继续施压,特朗普可能会做出强硬回应,扩大双方直接对抗的风险。当然,也有爆发意外的重大事件,如恐怖袭击、金融危机等,冲击整个国际经济政治体系,使得中美双边问题处于次要地位。

郭林恩研究员认为,东盟可以成为避免中美冲突的缓冲带。对于东南亚而言,经济和安全是不可分的。很多国家当时为了能够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而付出了巨大的政治和经济成本,因此,美国退出TPP对东南亚成员国来说是严重打击。另外,特朗普对穆斯林的歧视性态度,不利于美国和东盟关系的改善,因为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主要人口都是穆斯林。

李晟允教授认为,朴槿惠下台会对地区安全形势产生重要影响,因为下一届韩国总统很有可能是左派,愿意积极改善和朝鲜的关系。由于朝鲜在拥有核武器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其他国家也没有办法遏制,加上美国阻挠韩国发展核武器的能力较冷战时期有所下降,在这种环境下的刺激下,目前在韩国国内出现了发展核武器的意见。特朗普对外交的无知可能会是一个负担,可能也是一个机会,因为他的外交政策的可塑性强。即使他的团队都是强硬派,也并不意味着他一定会对朝鲜采取强硬政策。当年小布什也很强硬,最后不得不向现实妥协。并且特朗普认为,在东亚,经济力量是一个重要的外交杠杆。中韩贸易额已经超过美韩贸易和日韩贸易之和。在中国经济的强大以及和周边国家有紧密的经贸往来的情况下,如果美国退出亚洲,这些国家将不得不和中国加强关系。

在问答环节,有听众问: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会否走向孤立主义?奈教授说,美国的民调显示,多数美国人反对孤立主义,愿意接受移民。特朗普大选胜利靠的是在中西部三个锈带州各自不超过10万张的选票,而在整个美国他输了两百五十万张选票,所以不要过度解读特朗普大选胜利的含义。傅高义教授说,他来自中西部锈带州,有很多朋友投票给特朗普,但这些朋友同样愿意开展国际贸易,并不想封闭。郭林恩女士说,无论是从国家安全还是经济贸易的角度,特朗普会发现实现“美国优先”很困难,希望他早日意识到这一点并回归亚洲。法尔教授也提出,特朗普家族的生意遍布世界,他在采取极端政策的时候恐怕也会掂量掂量。

有听众问,特朗普显然是在恫吓中国,中国应该如何反制?傅高义教授说,他希望中国能正面回应,如加强和东南亚国家关系,也可以对台湾施压,如经济制裁;或者借用国际组织打压。傅高义教授不建议中国和美国直接对抗,因为这会导致更大的冲突。奈教授认为,如果特朗普对中国产品全面征收45%的关税,中国可以先到世界贸易组织打官司,但这可能旷日持久。中国可以也对美国产品征税,并针对美国企业采取措施。他说,中美经贸关系之间确实有不平衡的地方,但总体上是互利的。具体到地区、产业和企业,美国有部分群体受损,但看一个国家的对外贸易的收益,不能只看双边贸易,而应该从全球的视角来看。

总体而言,与会专家对日美关系表示乐观,他们认为安倍很聪明,利用非正式场合成为第一个与特朗普接触的外国领导人,而且成为第一个访问珍珠港的日本首相,日美同盟应该可以继续得以维系。东南亚国家和韩国,对特朗普政府普遍感到焦虑不安,认为中美关系出问题的可能较大,同时大家也认为很难对特朗普未来的举动进行预测。

通过参加此次会议,我产生了几个不成熟的想法。第一,要想进一步了解特朗普的想法和政策思路,需要加强与美国右翼,包括政界、企业界和智库的接触。哈佛大学作为美国最高学府,确实集中了很多优秀的专家学者,但哈佛传统上是美国左翼知识精英的大本营,大选前有不少人还在考虑是否加入未来的希拉里政府。特朗普的胜利对他们打击很大,一是他们对特朗普判断错误,二是对特朗普及其团队不太了解,因此对他们的观点只能姑且听之。

第二,虽然特朗普打的台湾牌是一步臭棋,但我们仍然要坚决反击。特朗普并不是真想放弃“一个中国”政策,无非是漫天要价而已,他在最近接受福克斯电视台访问的时候,已经暴露了自己的底牌。作为一种谈判技巧,漫天要价可以理解。对于中国而言,贸易、汇率、南海等问题都可以讨价还价,唯独“一个中国”原则是不能讨价还价的。因此,特朗普及其右翼团队选择台湾问题恫吓中国是打错了算盘。尽管如此,我们仍然要坚决反击,不管特朗普是真疯还是装疯,真傻还是假傻,做错了就要得到惩罚,否则他会得寸进尺。不要怕中美对抗升级,如果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有破产之虞,他自然会退缩。

第三,要加大对美国院外游说集团的投入。游说集团,实际上就是美国政治体制中合法腐败的媒介。外国政府通过游说集团影响美国外交政策做得最好的就是以色列,台湾当局亦深谙此道。此次蔡英文和特朗普的通话,以及1995年李登辉访美,都离不开美国游说集团的背后运作。此次大选还暴露出美国社会的深度分裂,体现在收入分配、医保、种族、移民、堕胎、枪支管理等重大经济社会问题上。我们也要多多关注和支持反特朗普、反民粹主义的社会组织、智库和媒体,让美国国内问题堆满特朗普在白宫的办公桌,他自然也就顾不上中国了。对于我们来说,资金不是问题,关键是要通过巧妙的方式和渠道,达到我们的目的。

第四,充分利用中国经济和对外投资贸易体量优势,在亚太经贸合作领域主动出击。“一带一路”倡议、亚投行建设已经取得重大进展,在美国退出TPP、亚太国家彷徨失措之际,中国应该有所作为,扛起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大旗。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既然TPP搞不成了,中国应该力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但笔者认为,现在反而是中国加入TPP的有利时机。首先,这是一个现成机制,比启动一个新机制要容易得多。其次,既然美国退出,中国加入后将成为最大的成员国,加入前有利于中国谈判,加入后有利于中国主导。最后,美国辛辛苦苦搞成TPP,却为中国做了嫁衣裳,既树立了中国负责任的大国形象,也打击了美国的全球领导力。

0 0
 Share with WeChat
Open your WeChat,Scan QR Code,and then click the share button in the top right corner of your screen.